回首云深不知处

带你回云深不知处

现下正是人间四月,花香遍溢,目之所及皆一片青绿,细碎的阳光从树林间洒下。

本该是一个踏青赏花的好日子,可偏偏有人要辜负这大好韶光,做一些煞风景的事。

魏无羡一脸阴险地看着再次被灌醉的蓝忘机,满面得意。蓝忘机则波澜不惊地盯着魏无羡,一如既往,看不出半点异常。

“蓝湛啊蓝湛,你说你被我灌醉那么多次,怎么还是要上当啊,你怎么就没有受到我这惊世奇才的熏陶呢?”哎呀呀,这幸亏是我魏无羡啊,要是换个人指不定会把姑苏蓝氏的什么家族辛秘啊、修真秘籍啊全部套光了,哎呀我怎么可以这么善良,蓝湛运气真好……

不过这一次魏无羡把蓝湛灌醉不是为了逗他,而是真有问题要问,并且这问题是蓝湛清醒时不可能回答、魏无羡也问不出口的。

“蓝湛,当年……当年我叛出江家,穷奇道截杀,血洗不夜天,害死师姐和金子轩,世人皆道我邪魔外道、忘恩负义、丧尽天良、人人得而诛之,你……你又是怎么想的?”

魏无羡不是一个在乎别人看法的人,他年少成名,风光恣意,做事从来只凭本心不问他人,要不然也不会有后面诸多的是非恩怨。可是蓝湛不一样,他是自己想要一辈子陪在身边的人。他想和蓝湛一起夜猎,一起归隐,他还要蓝湛给他补衣服织布,挑柴管账……所以,这个问题憋在心里良久,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魏无羡已经做出了蓝湛不会有什么好回答的准备,毕竟姑苏蓝氏的教育一直都是与邪魔外道势不两立,残害无辜者绝不姑息,偏偏这个含光君又是端正中的端正,楷模中的楷模。他应该更厌弃吧……那他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因为我在大梵山吹的那一段破笛子,让他新奇地发现世上竟有人可以把笛子吹得难听到如此人神共愤的境界?还是我死皮赖脸地纠缠他的时候被我不小心掰弯了?

魏无羡的思绪正偏离得不着边际,却发现自己垂下思考的头被面前的人抬了起来。 蓝湛还是那副严肃正经的模样,可看着魏无羡的目光却偏偏有融不化的柔和。

“我,想带你,回云深不知处……”

“带回去,藏起来……”

“可是你不愿意……”

魏无羡顿时瞪大了眼睛,感觉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又像是有一阵暖流萦绕着自己,更有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他是知道蓝湛愿意为了自己与世为敌的,从他重生后在金麟台被金光瑶当众拆穿身份、蓝湛击退众人带自己逃跑的那次,他就知道。可是他不知道蓝湛在那么早之前就能做到这个地步。那时候所有人包括江澄都只会憎恶自己、巴不得自己碎尸万段,这种感觉当然不好受。

那时候的自己远不如现在死而复生后的这般洒脱清明,那时候他还是会难过,会伤心,明明是因为把金丹换给了江澄后自己无力修真,明明是被温晁扔进乱葬岗后走投无路,明明是为了想要给江叔叔和虞夫人报仇……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想做一个像江叔叔那样人人敬仰的英雄。(十七八岁的魏无羡,其实骄傲不输江澄。曾经也灵力强劲,天资过人。整天摸鱼打鸟,通宵爬墙坑人,照样能遥遥领先,甩苦苦用功的其他同门十八条街。但是,每当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不得入眠,想到自己此生都无法再以正统之途登顶、永远也不能使出那令旁人瞠目结舌的惊艳一剑的时候),心里总归是不甘心的,他也是人,也会觉得委屈。

魏无羡压下喉头的酸涩,红着眼眶问道:“藏起来干嘛?”

“护着……”

“我的……”蓝湛一字一句说的极慢,却又透着坚定,浅色的瞳孔里依然倒映着魏无羡的身影。

原来那时候,还是有人愿意相信自己,保护自己……

所幸,现在,自己已经把最想要也是最重要人的牢牢抓住了。

魏无羡紧紧握住蓝忘机的手:“我现在愿意了,带我跟你回蓝家,好不好?”

蓝忘机不知道,看过去就再也移不开眼的,还有当年拿着天子笑翻墙时丰神俊朗的玄衣少年,当初惊鸿一瞥,便在魏无羡心口烙了十三年……

括号内是原著,直接复制过来的。看完了魔道祖师,最让我心动的就是汪叽想带WiFi回云深不知处的这个梗。可惜作者写得太少,翻了半天也没有其他人写这个,,只能自食其力了。。。本来想写个微段子的,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长,没人看的话我就把它缩成一个微段子,简单明了。。。。第一次写文,麻烦小伙伴们看过后评论一下给点信心。。。。当然能点个红心就更好了。

评论(14)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