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关于汪叽为什么不喜欢温宁。。。。。。

“砰!!!”一声巨响打破夜的寂静!!

魏无羡一脸无奈地看着蓝忘机,他永远不懂为什么喝醉酒的蓝忘机行为会诡异地如此可爱……尤其是他最爱跟温宁过不去……

温宁从地上的人形坑中扭曲地爬了出来,抖抖头上的枯叶杂草,明明是一张僵硬的脸,可魏无羡偏偏看出了一种委屈的神情……含光君这一掌虽然不含灵力却也不可小觑……

“蓝湛,你为什么打温宁啊?”魏无羡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问清楚,不然每次蓝忘机喝醉了都会表演一场天外飞人,哦不,天外飞尸,看着牙疼。

可是蓝湛听了这话感觉更生气了一点,魏无羡觉得自己真他妈了不起,居然能从一张面瘫脸和一张僵尸脸上看出两人,哦不,一人一尸的情绪变化。

蓝忘机走到魏无羡和温宁中间,笔直地站着,牢牢地挡住一人一尸的视线,留给温宁一个秀气的后脑勺。

魏无羡盯着蓝湛,悄悄地、轻轻地、慢慢地把头向左探出一点点,果然,他家含光君立刻把身体移了过来,再次隔绝一人一尸。

“不许看!”

“好好好,我不看不看。”喝醉的蓝忘机不能以常理待之,要顺着毛摸,不然指不定会炸成刺猬。

“不许说!”

“……”连跟温宁说话都不行了吗?我堂堂夷陵老祖怎么沦落得跟卖身了一样?蓝二什么时候霸道成这样!真是坏透顶了!

正当魏无羡腹诽得不着边际时,惊讶地发现蓝忘机居然又把他的抹额摘了下来,把自己的手绑在一起打了六七个结,还打得死紧,生怕他会逃脱一样。

魏无羡:“……”

温宁:“……”

蓝忘机:“我的!”

他他他……他居然当着外人的面摘下了抹额!!!居然让温宁看到了蓝忘机不戴抹额的样子!这可是我的专利!!!魏无羡默默地跟一具凶尸吃着醋。

……吃醋?!突然有一道光闪过脑袋。魏无羡想起之前遇到绵绵时,蓝忘机还喝了好大一壶陈年老醋,那时候他说什么来着?请把我的抹额递给我,魏远道。

想到这,魏无羡奸笑着一脸淫.、荡地抬起蓝忘机的下巴:“含光君,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嗯?”尾音微微上扬,那得意的模样连温宁看了都想揍。

蓝忘机不说话,依然端庄如玉,耳根却悄悄染上了红晕。

“连温宁的醋都要吃,蓝二哥哥,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

“喜欢!”

温宁默默地惊悚了:“喝醉酒的含光君竟如此……如此豪放!”

“嘿嘿嘿,来来来,让哥哥奖励你!”魏无羡一把揽住蓝忘机噘着嘴就要凑上去亲,眼角却突然撇到了旁边。那里还杵着一尊已经石化的某尸。

“咳咳,那个,温宁,你自己去转转,有事我再叫你。”然后就如饿虎扑食一般色眯眯地亲了上去。

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的温宁默默地转身走了,耳边还有魏无羡抽空喊的一句:“走远一点啊!”

(温宁蹲在十里外的草地画着圈圈,顺手清理了周围可能会打扰公子的不明物体,内心OS:嘤嘤嘤~魏公子以前不是这样对我的!嘤嘤嘤~魏公子被抢走了!”蓝忘机一脚踹过去:“你生前爱黏着魏婴死了更爱黏着魏婴,我要把你抓起来送给江澄天天帮他种土豆!”)

作者摸摸温宁天使的头:“不哭不哭哈,你问问大家想把你送蓝思追还是金陵,咦,好像蓝思追×蓝景仪也不错诶,其实我更萌金陵×蓝思追,当然江澄×金陵也不错,我还想写一个江澄×魏无羡……”,温宁宝宝:“QAQ!”

评论(22)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