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血洗不夜天(一) 人间修罗

不夜天城,尸骨如山,血流漂橹。

浓重的黑雾仿若将白昼生生吞噬,遍野白骨浇灌上鲜血,犹如地狱之花曼陀罗妖艳而诡异。偌大的广场上几乎没有可以站立的人,脚下尸体横七竖八,断肢残臂四处跌落,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令人窒息。

魏无羡跪在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前,一手紧紧攥着阴虎符,一手深深地抠进地面,手背上青筋暴起,全身崩得死紧,好像一放松就会倒下去。双眼赤红得能滴出血,目光却涣散得不知看向何方,整个人都恍惚如木偶。

蓝忘机被凶尸重伤,灵力耗尽将竭,靠着避尘才勉强站稳,复杂的眼神一直追随着魏无羡,向来无甚表情的脸上,眉头却皱得死紧,抿成一条线的嘴唇地张了张,“魏婴”二字还是无声地噎在喉头。

一颗人头滚到魏无羡手边,滚动的声音如惊动了魏无羡一般,他缓缓回头看去——是一颗女修的头,如果脸上没有那些血污的话,应该也是一位精致玲珑的女子,就像师姐那般……

魏无羡突然如梦初醒一般,疯狂摇着江厌离:“师姐!师姐!师姐你怎么了?!怎么躺在地上?!师姐……”师姐怎么叫不醒?这个修罗场一般的地方是哪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血??!我在这里干嘛……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蓝忘机磕磕绊绊地走过来,扶着魏婴的双肩:“魏婴!你看着我!魏婴!”

“啊啊啊————”魏无羡双手用力捂着头,仰起来,两行血泪从双目蜿蜒而下,发出悲鸣般的嘶吼,像一只野兽在做最后的挣扎。

“魏婴,你冷静下来!”

蓝忘机拉下魏无羡的手,试图帮他平复情绪,却冷不防被他大力甩开,踉踉跄跄的跑开,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蓝忘机一眼。

蓝忘机见魏无羡恍恍惚惚地要离开,顾不上自己的重伤和即将耗竭的灵力,一把抓起魏无羡,乘着避尘御剑而起,绝尘离去……

蓝曦臣此时再顾不得家教礼仪、风度涵养,大声呼喊:“忘机!你干什么!你要去哪里!你回来!回来啊——”自然没有人回应他,奈何自己战后脱力,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二人消失……

评论(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