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一句一伤 血洗不夜天(二)


“魏婴,我在,佛若诛你,我先屠佛,神若葬你,我先弑神!!”字字泣血!掷地有声!

———————————————————

蓝曦臣在原地打坐,修养了两个多时辰,才恢复一些灵力。

幸亏不夜天城内几乎没有清醒着的人,所以也没有谁看见蓝忘机强行把魏无羡拽上避尘带走的情形。

眼下当务之急是立刻回云深不知处求援,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蓝忘机并且带回去,否则蓝忘机一定会被当作夷陵老祖同党,轻则终身为人诟病,一世清誉毁约一旦,重则……被就地正法,当场毙命。

想到这里,蓝曦臣闭了闭眼,催动灵力,加速前行。

蓝曦臣始终不懂,自己这个弟弟由叔父蓝启仁亲手教养长大,是姑苏蓝氏的骄傲乃至整个修真界年轻一代的楷模,蓝忘机一生雅正端方不染尘埃,从来都是清明透彻,却不知何时起了执念,在魏无羡身上应了劫……

蓝忘机带着魏无羡飞了很久才在一处山洞落下。他扶着魏无羡靠着山壁坐下,再施力将两人的气息隐匿。

他知道这里只能供两人暂时藏身,很快就会有人找到,但能挨一时是一时吧。

蓝忘机看不出魏无羡此刻在想什么,他身上那股阴冷森然的气息仍未褪去。 蓝忘机半跪在魏无羡面前,跟他平视:“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我去求兄长,去求叔父,他们会同意的,我们一起破解你心中的魔障……”一字一句,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

蓝忘机突然不想掩饰、也掩饰不了自己的感情。他想起那一年惊鸿一瞥,坐在墙上的玄衣少年,丰神俊朗,恣意潇洒,单手托着天子笑,一口饮尽,浓烈的酒香从墙上一直飘到蓝忘机的鼻尖,从此再也不能忘怀那张神采飞扬的容颜……后来滴酒不曾沾唇的他突然明白了喝酒是什么样的感觉——会辣会呛所以会难受,会香会醇所以会上瘾,忘不了戒不掉,丢不下抛不尽。

“……”魏无羡很轻地说了一个字,蓝忘机根本没听清楚,甚至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开口。

“魏婴,我在,佛若诛你,我先屠佛,神若葬你,我先弑神!!”字字泣血,掷地有声!!!

“……滚!”魏无羡的声音带着咆哮后的嘶哑,说出的字却无比清晰,清晰到蓝忘机猛地瞪大了双眼,红了眼眶,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蓝忘机从很早就明白了自己对魏无羡的心意,但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昭明内心,更不奢望能从魏无羡那里得到任何回应。他知道,魏无羡是喜欢女子的,平时看他总能逗得女孩子们笑得花枝乱颤,自己心里纵是巨浪滔天,也不过评价他“轻浮”二字。

可是蓝忘机也不曾想到,当自己用尽所有勇气剖白内心时,魏无羡会回答得如此决绝,如此……残忍……

“呵呵……”蓝忘机轻笑两声,这才是他牵挂的那个魏无羡,干脆利落,随心所欲,杀伐决断,他不该有任何的羁绊。但是,好歹说出口了不是吗?至少他听见了,他懂了,那么,就不该奢望其他本就缥缈无望的事。

“魏婴,你要好好活下去。”

“……滚!”

“魏婴,我会陪着你。”

“……滚!”

“魏婴,我们一起回云深不知处,姑苏蓝氏作保,他们暂时不敢动你。”

“……滚!”

“魏婴,这些不全是你的错,我们一起面对。”

“……滚!”

“魏婴,我给你输些灵力。”

“……滚!”

“魏婴,你看我一眼……”

“……滚!”

蓝曦臣和蓝启仁带着姑苏蓝氏三十多名德高望重的前辈寻了两个时辰才寻到这个山洞,看到就是这幅景象,魏无羡呆呆地坐在洞内的一块石头上,蓝忘机握着他的手,一边给他输送自己所剩无几的灵力,一边几乎自虐般执着地跟他说着话。。
  
但是,自始至终,魏无羡对蓝忘机重复的都是同一个字。
   
“‘滚’!”

评论(1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