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羡羡回到原来的美貌身体)

咳咳,这是一篇羡羡回归原来丰神俊朗美貌排名第四的身体后,跟夫君蓝忘机一起吃饭睡觉打怪兽、顺便助攻各cp的故事。
———————————————————

蓝忘机觉得魏无羡最近很不正常。

比如有时候要喊魏无羡好几声他才回应,双眼无神地发呆,甚至有一次去酒楼吃饭时,小二不小心把一壶滚烫的茶水倒在魏无羡身上,他不但没能及时躲开,还看着手臂上通红的一大片也没表示出一点疼痛的感觉……

蓝忘机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问魏无羡他也总是嘻嘻哈哈地岔开话。

于是蓝忘机冷淡严正的脸上,眉头皱得更深了……

“蓝湛蓝湛,你听说了吗?最近城北的孤山上涌有人莫名死亡,而且尸体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你说是不是食魂煞啊?今晚我们去孤山夜猎吧,顺便试一下我刚刚改良的风邪盘!”魏无羡一回到客栈就拉着蓝忘机兴致勃勃地讲着刚才打听到的事,蓝忘机心不在焉地听着。

“嘿嘿,最近真是太清净了,夷陵老祖都快生锈了,终于能活动活动松松筋骨,看对眼了还能收几房鬼将!”

“阿婴!”蓝湛制止了魏无羡夸张的拳脚表演,还有这人说话措辞也该纠正纠正了。

“怎么了?”

“今晚夜猎我一个人去,你在客栈等我。”

魏无羡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蓝忘机:“为什么?”

蓝忘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要说因为自己有不好的预感吗?可他能信么?信了也不一定听话啊,多半自己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能蹿到自己前边去……

“算了,还是一起去吧。”蓝忘机垂下眼,想到:“还是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好了,放他一个人在客栈说不定他能把天捅漏了!”

冷不丁一抬头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魏无羡把额头贴在蓝忘机额头上,随即又转过头自言自语地嘟囔:“奇怪,没发烧啊,怎么说话莫名其妙的,难道偷偷出去喝酒了!?居然都不叫我……”

蓝忘机:“……”

魏无羡在七手八脚地翻着着晚上夜猎可能要用的东西,一应符咒法器被丢得满屋子都是,蓝忘机则在他身后默默地收拾着。

魏无羡回头看着蓝忘机完美的侧脸,偷偷地流着哈喇子:“好看贤惠又勤快,这么个人,居然是我老婆诶!”不过这话他倒是不敢说出口,要是被某人借题发挥以振夫纲就欲哭无泪了!

正欣赏着,魏无羡眼前突然一黑,心道要遭,果然紧接着整个人都失去了所有知觉。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

最开始是眼睛暂时失明,或者耳朵暂时失聪,要么就是触觉迟钝,可最近更严重了,会突然出现身体所有知觉全部同时消失的情况,没有昏迷,只是看不见、听不见、摸不到、闻不到,也感受不到,不过好在持续时间很短。

“阿婴!阿婴!阿婴”

好不容易挨过那一阵,魏无羡就听到蓝忘机焦急的呼喊,眼前是他紧紧皱起的眉头。

“阿婴,你怎么了?”见魏无羡眼神不再涣散,蓝忘机似乎松了一口气。

“蓝二哥哥,你真是越长越好看了,我都移不开眼差点丢了魂儿了!”魏无羡一如既往地撩拨着蓝忘机,想要蒙混过关,他不愿让蓝忘机担心。

“你……”

“哎呀走啦走啦!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还想先去吃碗面呢!”感觉这一次蓝忘机并不是那么好糊弄,只能打断他的话,拖着人走了。

魏无羡大抵知道自己这种异常情况是怎么回事。夷陵老祖修炼鬼道,以元神压制鬼兵鬼将,而莫玄羽这具身体不过是普通一介凡夫俗子,长期遭受莫家虐待,没有结丹,灵力又微乎其微,本就不是自己所属而是献舍所得,再加上莫玄羽的献舍阵法并不齐全,所以这具身体承受不了魔道祖师的强大魂魄,正在迅速地衰竭……

魏无羡不知道继续发展下去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补救,他只有一个念头:“蓝湛怎么办?”。

蓝湛这个人啊,从小就无悲无喜清心寡欲,好不容易动情一次却又被凌迟了那么久,险些被自己辜负,他甚至不敢想象自己身死魂消的那十三年蓝湛是怎么过来的,更不愿蓝湛再受一遍那样的痛苦。

魏无羡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为了蓝湛,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评论(16)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