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一见魏婴误终身 血洗不夜天(四)

——————我要放大招了———————

蓝曦臣隐忍半晌,还是道:“三十多道戒鞭痕!一次尽数罚完,一道一个人。你总该知道,打在身上有多痛,要躺多久!”     ——————————————————————————————————————
蓝曦臣和蓝启仁得到消息匆匆赶出来时,蓝忘机已经跪在了云深不知处的祠堂里,背影依旧清俊挺拔,却透着一股莫名的伤感。

蓝曦臣忍不住上前问到:“忘机,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忘机在蓝家历代祖先的灵位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才开口:“忘机自知有罪,特回姑苏接受惩戒。”

蓝忘机已经把魏无羡送回了乱葬岗。那里是魏无羡的地界,有着他手下各路所向披靡的鬼兵鬼将,对魏无羡来说,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

魏无羡始终都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也未曾看过他一眼。蓝忘机更是数番欲言又止。

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枯藤在地上纠缠延伸,落叶堆积了一层又一层,踩上去发出“嘎嚓”的清脆破碎声,乌鸦在低空盘旋,整个乱葬岗残败枯寂,了无生机。

蓝忘机突然想知道,当初魏无羡被温晁丢在这里三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又是经历了怎样的折磨,才能绝处逢生。

魏无羡的背影显得愈发的萧瑟寂寥——偌大一座山,竟只有他一个活人。蓝忘机想留下来陪他,可这世事总是有心无力,他必须马上回姑苏牵制蓝家,这样四大家族便暂时结不了盟,可以为魏无羡争取更多时间。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蓝启仁负手踱步到蓝忘机身前,开口问道:“你既知有罪,又可知何罪?”

“忘机枉顾礼法,重伤三十七位蓝氏前辈。”

“还有呢?”

“违背家主与叔父之令,擅做主张。”

“还有呢?”

蓝忘机闭了闭眼,沉声道:“忘机愿领责罚!”

蓝启仁语调陡然转冷:“好,你不愿说,我来问。我蓝家家训为何?!”

“雅正。”

“职责为何?”

“除魔卫道。”

“魏无羡所修何道?”

“魔行鬼道。”

“穷奇道截杀何人所为?”

“魏婴。”

“血洗不夜天何人所为?”

“魏婴。”

“那魏婴是否为邪魔歪道,身为蓝家子弟是否应歼邪除害?!”

“非也!”

“你……!”蓝忘机话音未落,蓝启仁已怒火中烧,在场门生都把头埋得低低的,深怕殃及池鱼。

蓝曦臣则是痛惜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悲哀地开口:“忘机,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吗?”

蓝忘机看着兄长,说:“穷奇道截杀是金子勋诱杀在先,魏婴自保在后;血洗不夜天是众世家不依不饶,讨伐在先,魏婴也不能束手就擒。”

顿了一会儿,蓝忘机又开口:“便是魏婴当真万恶不赦人神共愤,我亦护他无悔!”

蓝启仁闻言却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我蓝启仁悉心教导你十余年,本以为教出了最完美的门生,却不想教出了悖恩负门的叛徒!”

蓝曦臣闻言脸色大变,忙劝到:“叔父,忘机只是受魔道蛊惑误入歧途,叛徒二字实是严重,忘机承担不起!”

蓝启仁却是直勾勾地看着蓝忘机,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近乎与咆哮地问:“蓝忘机!你承担得起吗?!”

蓝忘机依旧面不改色:“忘机愿承担所有责罚。”

蓝启仁怒吼:“来人!请戒鞭!”

蓝曦臣没有阻止,他知道,叔父已经宽大处理,否则按“叛徒”的罪名来算,蓝忘机足以被逐出师门。

蓝启仁单手持鞭,居高临下地对着所有人宣布:“姑苏蓝氏第十七代嫡传弟子蓝忘机,于抗魔之战,施手救援魔头魏无羡,此其罪一;携魏贼逃逸,私自窝藏罪犯,此其罪二;家主临场,公然抗令,此其罪三;向同门前辈大打出手,以致重伤,此其罪四;跪于蓝氏列祖灵前,不知悔改,此其罪五。今于蓝氏列祖列宗灵前,五罪并处,行戒鞭三十七,一次罚尽,即刻执行!”

此话一出,除蓝忘机外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震惊到无可复加!

戒鞭,仙门之中,用以惩罚族中犯下大错的子弟的刑具,打上之后如削皮挫骨般的疼痛,而且痕迹永远不会消退。通常挨上一两鞭,已是严重的教训,足够叫受罚者铭记终生,不敢再犯。三十七鞭,便是凌迟剮刑,也不过如此。

门生纷纷跪倒在地:“请先生三思!”

“三十七鞭下去,含光君焉有命在?!”

“含光君一向端方自持,小惩大诫即可!”

“请宗主先生再给含光君一次机会,戴罪立功,手刃魏贼!”

“……”

蓝曦臣深吸了一口气,问:“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忘机愿领责罚。”这一次,确是更加坚定了。

蓝曦臣慢慢地转过头,深吸一口气,闭眼挥手:“蓝忘机触犯门规,不惩戒不以服众,行刑!”

蓝启仁亲自执鞭,手已高高举起,蓝忘机闭上眼,耳边仿佛听见有人在问:“蓝忘机!你甘愿如此,究竟是为了什么?!”

究竟,是为了什么……

第一鞭落下,已是皮开肉绽,剧烈的疼痛好像能沿着血管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伤口像是被地狱业火焚灼,四肢却犹如跌落冰窖,痛苦得连头皮都能炸开。饶是含光君这般毅力惊人,也免不了痛哼出声,只是背脊依然笔直,仿佛背着,他最重要的东西……

第一鞭,为了那个深夜,云深不知处墙顶,爽朗潇洒的笑容。

第二鞭,为了被打翻却依旧醉人迷心的天子笑。

第三鞭,为了藏经阁内暖如煦阳的一对兔子。

第四鞭,为了彩衣镇上,阵阵香甜的黄澄枇杷。

第五鞭,为了屠戮玄武洞内,背着自己的,宽阔坚实的后背。

第六鞭,为了玄武湖边,带着体温的中衣。

第七鞭……

第三十五鞭,为了吹奏陈情时,轻挑上扬的薄唇。

第三十六鞭,为了金麟台上,为自己挡下,一饮而尽的那杯酒。

第三十七鞭,一见魏婴,误终身。

评论(21)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