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上穷碧落下黄泉 血洗不夜天(六)

————不错我就是虐上瘾了——————
——————不服来打我啊———————

云深不知处的冥室里传出一阵阵空灵缥缈的琴音,带着浓得化不开的哀愁,在空中萦绕。

自魏无羡死之后,蓝忘机无数次坐在这间冥室中,一遍又一遍地弹着《招魂》,却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蓝忘机如玉琢冰雕的双手平放在琴弦上,深吸一口气,那种复杂而矛盾的情绪再次翻天覆地地涌上心头。招魂失败,他说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既然他招不来魂魄,那么其他仙门也应当招不来,如此至少可以保证魏无羡魂魄的安全。可是还有另一种更绝望的可能——魏无羡的魂魄与身体一起被万鬼吞噬,从此魂飞魄散。一想到这种情况,蓝忘机的心脏就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攥住,几乎喘不过气。

自蓝忘机闭关三年后,世人皆知含光君“逢乱必出”,无论夜猎对象品级高低,猎后功劳大小、名声高低,只要有人求助或他自己发现了,就一定会现身除祟。

世人皆道含光君乃真正仙门名士不计虚名,却不想其实他还有另一个原因。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有可能找到魏无羡的机会。

凡是走过的地方,蓝忘机必定会彻夜弹奏《问灵》。

“可见一人丰神俊朗,英姿飒爽?”

“可见一人睥睨世间,傲立天地?”

“可见一人自由洒脱,随心所欲?”

“可见一人笑颜不羁,玩世不恭?”

“可见一人爱憎分明,无所畏惧?”

…………

问过无数次灵,得到的皆一“否”字。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每一次被答案凌迟,自己缝好了伤又继续前行。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蓝忘机又走过很多地方,从莲花坞到金麟台,从岐山射箭场到屠戮玄武洞,从夷陵到彩衣镇。

每一个地方都有魏无羡的影子。

他记得魏无羡射弓时习惯把眼睛眯起来嘴角上挑,他记得魏无羡喝酒时总是一口饮尽再长叹享受,他记得魏无羡走路时总是勾肩搭背东倒西歪,他记得魏无羡坐着时老爱翘着脚抖着腿,他记得魏无羡爱吃辣椒却每每被辣到通红的眼角……

他记得魏无羡最爱喝的酒是天子笑。

所以他在回云深不知处时特意绕路去彩衣镇买了一坛,也是他唯一喝下的一坛。

酒很香,很醇,也很辣,他大概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喜欢。这种味道会让人上瘾似的着迷,一如他对魏无羡,再生气也还是想要原谅他,再嫌弃也还是想要见到他,再无奈也还是想要跟他说话。

蓝忘机酒量很差,差到他可以不做完美楷模,差到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掀开了守卫的门生,强行砸开存放岐山温氏收缴物的仓库,翻出当年王灵娇用的那种铁烙,不顾周围门生的惊呼,往自己心口狠狠地按了下去!

皮肉被烧焦的味道蔓延开来,蓝忘机低头看了看那个伤口。

魏婴,当年你被烙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疼?

现在好了,我有一个跟你一样的烙印,一辈子都去不掉,也一辈子都忘不掉你了!

魏婴,我把你烙在我心头了,以后看到这个印我就会想到你,想到我们曾经一起生死与共。

走你走过的路,看你看过的云,过你路过的桥,做你做过的事,喝你喝过的酒,受你受过的伤,爱那个连你自己都放弃的自己,假装你还在世间,假装我还猛等到你,假装你有一天还会突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说一句,好久不见。

———————————————————

最近真是越虐越顺手了,下一章虐汪叽和澄妹。




评论(2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