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只是当时已惘然 血洗不夜天(七)

蓝忘机怎么也没有想到,再次看到江澄,居然是这样的景象。

江澄在射日之征和围剿乱葬岗中均立下奇功,江家与金、蓝、聂家并称修真界四大家族,一时炙手可热如日中天。

江澄凭一己之力重振江家能取得如此成就,可谓少年豪杰,一时无两。按理说,江澄把江家发扬光大,又清理了害死姐姐、背叛家族的仇人,理应意气风发才是,可眼前这又是什么情况?

月色如晕,江澄坐在院中小亭,酒气熏天,精神萎靡,狼狈不堪,脚边滚落着数十个空酒坛,身边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

蓝忘机微不可察地皱皱眉,走到他面前,唤道:“江宗主。”

江澄醉醺醺的抬头,好半天眼神才聚焦,大着舌头:“原来是蓝二公子。怎么含光君突然想起大驾光临我莲花坞了?”

“为向江宗主求取一物。”

“何物?”

“鬼笛陈情。”

“喔——”尾音上扬,江澄仿佛顿时来了兴趣,站起来走到蓝忘机面前,说:“含光君为何会对陈情感兴趣?我的战利品,又为何要给你?”

“我想要陈情,这就是原因。江宗主可以尽管开条件!”蓝忘机波澜不惊地解释。

江澄却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含光君不是一直跟魏无羡水火不容吗?此时应当不愿意看到任何和他有关的东西才对啊!”

“我没有跟他水火不容。倒是你,江宗主,深夜独酌,是为何?”

“与你何干?!”

“与我无关。那与谁有关,又是为了谁呢?”蓝忘机目光陡然转冷,语气森然:“江澄,你当真恨魏无羡到如此境界,非要让他碎尸万段不可吗?”

江澄闻言被激怒了,把手中的酒坛“啪”地狠狠一摔,疾言厉色地吼道:“我不该恨他吗?!”

“自从他来到莲花坞,就处处压我我一头!父亲对他偏爱至极,对我却不闻不问,师弟们与他情同手足,对我却冷淡疏远!为什么?!”

“我处处恪守本分,他每天惹事生非,父亲却说他才是懂江家家训有江家之风的人,凭什么!。”

“从小到大,我们江家给了他多少!!包括我父母的命!!可他呢?!他回报了什么?!”

“我姐姐对他比对我这个亲弟弟还好!就连他杀了金子轩我姐姐也未曾恨过他!!可是最后呢?!最后我姐姐还是为他惨死!!”

“整个江家就只给我留了一个没爹没娘的金凌,他当时才一岁!!”

“为了你和金子轩害死了我父母,为了几条温狗又叛逃了江家,这就是他的回报!!”

“叛门之耻!灭门之恨!杀姐之仇!我不该恨他吗?!你说!我不该恨他吗?!” 江澄吼道最后已经声嘶力竭,双目通红,披头散发,形容恐怖至极!

蓝忘机浅若琉璃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执着地问道:“我问的是,你是真的想让他碎尸万段吗?”

江澄猛地抓住蓝忘机的肩膀,骨节捏得咔咔作响:“我恨不能寝其皮啖其肉!恨不得把他囚禁起来用最残酷的手段日夜折磨!我要让他跪在我父母和姐姐的灵前忏悔一辈子!我要让他被自己的愧疚吞噬!”

吼到最后,江澄似乎已经筋疲力尽,慢慢地跌落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呜咽到:“可我偏偏没有想过要让他死……”

“从小到大都是他在护着我,犯了错也是他替我背着。”

“江家被灭,父母双亡,我金丹被化,被温氏追杀,最艰难的那段时光,都只有他陪着我熬过来……”

江澄用力地抹了一把脸,语带哽咽:“他跟我说过,姑苏蓝氏有双璧,云梦江氏就有双杰。”

“他说他永远不会背叛江家永远不会背叛我。”

“他说以后我做家主他做下属,一辈子扶持我。”

“我们都说好了的……他怎么就能食言呢?他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我没有想过要他死,我不知道他毁了阴虎符,我以为他完全可以对抗围剿大军。”

“我只是想发泄一下,给他一个教训,想让其他家族也知难而退不再群起激愤……”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蓝忘机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可是他听不到了。”

江澄没有回答,似乎已经疲乏至极,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他恍然又看见当年,父亲牵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对自己说:“阿澄,这是魏婴,以后就是你的师兄,你们要好好做朋友。”江澄抬眼看去,那个比自己大一点点的孩子虽然两个脸颊冻得又红又裂,可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仿佛天下间没有什么能夺走他的笑容,他对自己说:“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我们就好好地在一起。”

好好地……在一起……

江澄迷迷糊糊地想着:原来,都过了那么多年了啊。

耳边仿佛又响起以前跟魏无羡的对话:“江澄,等以后世间太平了,我们一起仗剑走天涯,吃到老,玩到老。”

“滚滚滚!谁像你那么胸无大志成天就只知道吃吃吃玩玩玩!”

…… 魏无羡,我答应了,仗剑天涯,吃到老,玩到老……

蓝忘机看着江澄好半晌,动了动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执着地要回陈情,转身离开。

从此以后, 修真界无人不知江家这位年轻的家主戒备魏无羡已到了接近疯魔的地步,宁可抓错、绝不放过,看到疑似魏无羡夺舍之人就会带回云梦江氏严刑拷打,甚至连像魏无羡一样同修鬼道之人都会迁怒。

蓝忘机知道江澄这种这行为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有些人。错过便是永远的过错。

爱便爱了,恨便恨了,不见诸天神佛化解苦难,人间便连恨,也成了信仰。

———————————————————

我一直觉得澄妹不是真的要杀魏无羡,不然哪里还用得着制定神马进攻计划,哪里用得着围剿,一人带一群狗就行了……

最后一句引用了图神的某一条微博,感觉放在澄妹身上很合适。其实我一直觉得澄妹是喜欢魏无羡的,原文里写到魏无羡重生后跟他初次见面的时候,还很欣喜若狂,只是澄妹傲娇惯了,不善于表达和服软。

虐了那么久,下一章撒糖。给我自己手动点赞。

宝宝们多给我留言评论,让我知道你们的读后感……

评论(43)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