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不思量,自难忘。(上)(血洗不夜天番外一)(澄妹视角)

————本宝宝就是突然喜欢澄妹了———

————给澄妹找点存在感———————

———————————————————

“不!!不要——!”江澄猛地从梦中惊醒,面色惨白,冷汗湿透了雪白的中衣,心跳快得仿佛下一刻心脏就要从胸口蹦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仿佛溺水之人。

在床上打坐好半天依旧不能平静下来,江澄赤脚走到桌旁拿起桌上的凉茶猛地从头顶浇下!

江澄双手撑在桌子上,闭着眼睛,心里一阵翻天覆地的难受。

离围剿乱葬岗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居然还在做着那个剜心噬骨的梦。

在梦里,他听见魏无羡语含讥诮地问他:“江澄,带这么多人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让我死?”一转眼,又是漫天熊熊烈焰,,仿佛地狱之火燃烧不尽,各色术法的光芒将魏无羡团团围住,耳边传来数万凶尸的鬼泣之声,头痛欲裂。再清醒时,便只能眼睁睁看着魏无羡瞬间被邪灵撕咬成碎片,而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听不到耳边修士们欣喜若狂的欢呼,也听不到世家宗主对自己的赞扬欣赏,他只知道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被硬生生地从灵魂里剖开剥离、掉进无底深渊了……

江澄痛苦地睁开眼睛,他恨自己为什么记忆那么好,好到过了这么多年后依然能记清围剿乱葬岗的每一个细节,记清魏无羡的每一个表情。他记得魏无羡对他说得最后一句话:“江澄,我一直以为,就算全世界恨我弃我,你也会永远站在我这边,每个人都可以诛我灭我,但那个人唯独不该是你。”魏无羡天生一副笑脸,仿佛世界上没有什么事能让他难过,但唯独他说那句话的时候,脸上的哀伤失望藏也藏不住……

魏无羡,我们,两清了。

一番折腾下来,外面已天光乍亮。

江澄在用早膳时,一名门生匆匆赶来,禀报说:“宗主,昨日我们发现一名疑似修行鬼道的邪士,现已被关押到地牢!”

江澄转了转手上的紫电,似怒似喜,语气森然:“哦~又来一个。”

侍立的门生不由打了个寒战,心道:“传说江宗主对魏无羡恨之入骨,对仿其修炼之道以及疑似夺舍之人都手段残忍绝不放过,当真不假。”

地牢中。

紫电又一鞭抽下,刑架上的人早已皮开肉绽、血肉横飞,看起来奄奄一息,连求饶之声都微弱到几乎听不见。

江澄冷哼一声:“哼!就尔等獐头鼠目懦弱宵小也敢效仿夷陵老祖修炼鬼道!”

上前一步用紫电抬起那张血污的脸,江澄冰冷地说:“你可知,他就算落入我手也断不会如你这般贪生怕死哀告求饶!你记着!世间只有一个魏无羡,不容折辱,任何人都不能妄想取而代之!”

走出地牢的那一瞬间,跟以往一样的一股失落感涌上心间。

那个人又不是魏无羡。

可是世间只有一个魏无羡。

———————————————————

你们能不能假装没有看到我之前说的番外给糖的那句话……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再多虐几章……

最多明天或后天就开始更《人生若只如初见》,就是羡羡恢复美貌的那篇文,,,虽然荒了好久了。。。。我发4!!!

微博ID:伽蓝雨声凉

敬请关注!

评论(1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