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人生若只如初见(四)(羡羡恢复美貌身体的文)

这是一篇羡羡回归原来丰神俊朗美貌排名第四的身体后,跟夫君蓝忘机一起吃饭睡觉打怪兽、顺便助攻各cp的故事。

———————————————————

蓝忘机背着魏无羡的身体,御剑疾行,心狂跳不止,额头上冷汗直流,手心死死地攥住锁灵囊,但又仿佛害怕把魏无羡的魂魄捏得更散似的,又陡然松松手。

不会的,没有事的,只是魂魄出窍而已,以前阿婴也曾经魂魄出窍附在纸片人身上过,这次没有及时回归身体一定是受了莫殇的影响,等调养好了就没事了……

蓝忘机在心里拼命地安慰自己,按捺住内心的狂躁,逼自己镇定下来。但他潜意识里拒绝去想为什么魏无羡的魂魄会散开,更拒绝想魂魄散开的后果是什么。

蓝忘机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般慌张无措过,就算是十三年前乱葬岗围剿,他也尚在闭关,未曾眼睁睁看着魏无羡倒下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未曾亲手把自己的心一片片剜下来。

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正在闭眼打坐,静室门却突然被人掀开。

蓝曦臣皱了皱眉,想不出究竟有何人敢如此无礼冒犯。睁开眼,却看到蓝忘机逆着光出现在门口的身影。

蓝曦臣走到蓝忘机面前,看了看他,立刻严肃地问道:“可是魏公子出了什么事?”

蓝忘机不答言,直直地向前俯身至与地面平行,拱手于头前,竟是在行姑苏蓝氏最高级别的礼拜。

蓝曦臣吓了一大跳,侧身退了一步,喝到:“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做什么!”

蓝忘机垂着眼:“忘机请兄长相助!”

静室里。

蓝曦臣皱着眉看着四处飘零星星点点的魂魄:“怎么会散成这个样子?”

蓝忘机说:“比之前更散了。我试过很多种方法,都无法将他们聚拢哪怕一点点,而且兄长你看,”蓝忘机说着,把魏无羡身体的袖口卷起,上面竟出现一大片黑斑,“心跳呼吸都在减弱,体温也一直在下降,还出现了黑斑。”

蓝曦臣问:“之前魏公子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得地方?”

蓝忘机回到:“有,时常反应迟钝,像是五识被封闭一样。”

蓝曦臣叹了一口气,说:“忘机,你先别急,也别难过,我用追魂术察看一番便能知晓原因,到时即可对症下药。”

追魂术是蓝家机密绝学,历来只传家主,可追溯灵力魂魄意识,一般用来查探是否有人被夺舍、修士修为的深浅、命门或者魂魄的难言之隐等,用处极大,却也极其复杂,当然,风险也极大,蓝曦臣也是近几年才领悟透彻。若非如此,蓝忘机也不会求到兄长跟前。

蓝忘机垂下眼帘:“多谢兄长。”

蓝忘机笑了笑:“你我兄弟何必言谢。”

蓝光散去,一番追魂术施法下来,蓝曦臣额头已细细地布满汗珠,深吸了几口气。

蓝忘机立刻追问到:“如何?!”

蓝曦臣低下头不语,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蓝忘机又问了一遍:“阿婴如何?!”

蓝曦臣抿抿唇,觉得蓝忘机的耐心大概是真的要耗尽了,才艰难地开口:“忘机……你听我说完后先别激动,总有办法解决的……”

“莫玄羽遭虐待多年,身心俱损,本就是时日无多之人,他献舍的阵法也是偷学而来并不齐全,所以莫玄羽的身体和魏公子的魂魄也只能暂时契合,维持不了多久。”

“魏公子的魂魄在乱葬岗围剿中虽侥幸逃脱被万鬼噬咬的下场,却也受到极大损伤,微乎其微,所以十三年来各大仙门世家皆招魂无果。”

蓝曦臣避过头不去看蓝忘机,最后下了结论:“若非献舍,莫玄羽早是死人,现在魂魄离体,身体就慢慢开始尸化,所以现在莫玄羽的身体不可能再用了。至于魏公子的魂魄……本就微弱难支,被莫殇一震,四分五裂,自身完全没办法聚拢……”

蓝曦臣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水滴在地上的声音,转眼一看,蓝忘机面无表情,死死捏着拳头,手背青筋贲张,殷红的血从指缝里蜿蜒着缓缓流下——他竟将手指生生地抠进了手心里!

蓝曦臣猛地抓住蓝忘机的肩膀:“忘机!还有别的办法的!藏书阁那么多书,我们一定能找到聚拢魂魄、重塑肉身的方法的!”

蓝忘机却轻轻地笑了:“兄长你看,魏婴终究是蓝忘机一生逃不了的劫,命中无解。”

蓝曦臣只见过蓝忘机笑了两次。

一次是在观音庙,失而复得,喜不自禁。

一次是现在,得而复失,痛不欲生。

蓝忘机抬头看着屋顶精致淡雅的雕花,眼中空洞无物,喃喃自语到:“终究我还是高估了自己,我以为上苍是再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以为我能保护好他,我以为我可以做得很好,可是……”

可是,我本情深,奈何缘浅。

———————————————————

果然还是虐起来更顺手啊……

蓝曦臣是弟控啊有没有人发现?

下章抱山散人出没,我要想一个惊艳的出场方式。

baby们记得多评论多点赞哦!!
话说我很好奇有没有男生啊?吱个声儿吧!



评论(34)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