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人生若知如初见(七)(羡羡恢复美貌的文)

这是一篇羡羡回归原来丰神俊朗美貌排名第四的身体后,跟夫君蓝忘机一起吃饭睡觉打怪兽、顺便助攻各cp的故事。

———————————————————

见蓝忘机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魏无羡勾起唇角,在他眼前晃了晃手,笑道:“怎么?含光君喝过酒就不认得我了?”

周围一群娇艳的少女以袖掩面,发出低低的笑声,蓝忘机眼角余光瞟到了桌面上放着的几枝花,心下了然。

竟然是那一次。

射日之征结束后,兰陵金氏大摆花宴,连贺数日。魏无羡在头一天便与金子轩发生争执,只身拂袖退走金麟台,蓝忘机不放心,便在兰陵城内寻觅数日,才找到魏无羡。那时候魏无羡还使坏,让三位少女把花丢在自己怀里,自己便受邀上楼,可是蓝忘机记得当时并未喝酒。而且……自己不是在落霞山上求见抱山散人吗?怎么会回到十三年前?魏婴的魂魄现在如何了?眼前这人又是怎么回事?一时千头万绪密密麻麻纠缠在一起,让人头昏脑涨。

定了定心神,蓝忘机决定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

蓝忘机说:“魏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得,我永远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十三年前,蓝忘机不知道魏无羡将金丹剖给了江澄以后走投无路,不知道魏无羡内心的悲痛挣扎,更看不清自己深情,只是一昧固执地说教,自以为是地劝化他,却终究将魏无羡逼到了孤立无援的境地,若那时魏无羡身边能有一个人陪伴,他是不是就不会心神大乱酿下大祸?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万念俱灰的十三年?

魏无羡闻言却险些把手里的酒壶扔出去,咳了半天才将嘴里的酒呛下喉,一脸见到疯子的表情,说:“含光君,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好惊吓?!算了算了,我还是送你回去醒醒酒吧!蓝家人这酒品太要不得了……”

魏无羡的手刚扶上肩头,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像漩涡一样把人越吸越深,待到眼前再清明之时,蓝忘机却被面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眼前各路身着不同家纹袍的修士人山人海,各色族徽旗帜飞舞张扬,个个神情激愤、目眦尽裂,耳边呼声震天、声声讨伐,天上乌云蔽日、雷霆滚滚。

两方阵营紧张对峙,战斗似乎一触即发。一方以江澄、蓝曦臣蓝启仁、聂明玦为首,身后是黑压压望不到尽头的修士。一方只有魏无羡当首而立,神色傲然,黑色衣袍被吹得猎猎作响,身后摇摇晃晃地站着近百具凶尸。

这竟然是蓝忘机此生最遗憾错过却也是最不愿见到的场景——乱葬岗围剿!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蓝忘机几乎想要立刻逃离现场……当初他闭关养伤错过此役,煎心熬肺的十三年间从不敢去想象当时是怎样的情况,却每每在午夜梦回时被魏无羡碎尸万段的画面惊醒。这个只有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生生地呈现在眼前,蓝忘机只是本能地想要逃离这个笼罩一生的梦魇。

一道红光劈裂黑空,直指魏无羡面门,在他尚未做出回应之前,蓝忘机已催动避尘斥回刀锋,侧身拦在了魏无羡面前!

蓝忘机此举犹如平地惊雷,在场修士皆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对面。

蓝启仁喝道:“忘机!快回来!”

聂明玦声音低沉地问:“含光君这是何意?”

蓝忘机沉默不语,也没有动作。

这个时候不可能劝得动各大家族退兵下山,所以说什么都是惘然,更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但是蓝忘机也绝不会再让魏无羡第三次这样死去。十三年前蓝忘机毫不知情无力回天,再重来一次,他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见蓝忘机迟迟没有做出合理的解释,斥责之声纷纷响起!

“蓝忘机,你竟与妖魔为伍!”

“蓝忘机,原来你一直都是表面端方正直,内心却肮脏龌蹉!”

“蓝忘机,你如何对得起众人多年的信任!”

“蓝忘机,你学的礼义廉耻道德仁义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有如此大逆不道之徒,姑苏蓝氏枉称百年除魔卫道的正义之士!”

“教出如此离经叛道之徒,姑苏蓝氏居然还敢称教育典范!”

…………

那么多人,有鄙弃的,有嘲讽的,有幸灾乐祸的,有痛心疾首的,句句刺骨,字字诛心,连累整个蓝家一起受辱。

最后是蓝曦臣失望至极的眼神:“忘机,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蓝忘机低下头,声音轻到连自己都听不清:“兄长,对不起……”

蓝启仁见蓝忘机放松警惕,突然发难,将全身灵力集中于佩剑,深蓝色的光芒流转,径直刺向魏无羡!而魏无羡也抽出陈情,红光乍起,惊破天际,与剑相抵,二人竟是僵持不下、动弹不得!双方皆是拼尽全力的攻击,灵力流转,升起强大的气障,只将最近的魏无羡、蓝启仁和蓝忘机圈进来,而其他人全都被隔绝在外,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着下一秒的形势变化。

蓝忘机如坠冰窖,心猛然沉到谷底,心里飞快地掂量:“若魏无羡胜,那么蓝启仁将会灵力散尽、重伤而亡;若蓝启仁胜,那么陈情一碎,整个乱葬岗的邪煞将不受镇压,魏无羡会立刻遭到反噬被万鬼撕裂!”

蓝启仁也想到了这一层,怒喝道:“忘机!你在发什么愣!快杀了这个魔头!”

魏无羡依旧是痞痞的笑容:“蓝湛,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你永远都是站在我这边的,我记着呢,那你呢?”

蓝曦臣在气障外看到局势也急了起来:“忘机!叔父亲手将你带大,亲自教养!你是他最得意的门生!整个生你养你的蓝家都比不上一个人人得而诛的魔头吗?!”

转过头,魏无羡和莫玄羽的脸突然重合了起来:“蓝湛,你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你。”

蓝启仁说:“蓝忘机!你再不动手,我便将你从姑苏蓝氏族谱除名,从此以后你就是欺师叛门之辈!”

蓝曦臣说:“忘机,你从小在蓝家受的教育都是什么?你都学了一些什么?你就忍心抹黑整个蓝家,让姑苏蓝氏百年清誉因你一人毁约一旦吗?你舍得吗?!”

魏无羡突然哀伤了起来:“蓝湛,你自己说的,全世界都可以放弃我,唯独你不能!”

避尘坠地,蓝忘机双手抱头痛苦地跪地:“不……不要逼我……我不会……我都不会……”

可是声音依旧能穿透捂住耳朵的双手:

“忘机!捡起避尘!杀了魏无羡!杀了魏无羡你还是姑苏蓝氏的骄傲!”

“忘机!你要毁了自己毁了蓝家吗?你能舍弃我和叔父吗?”

“蓝湛……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忘机……”

“蓝湛……”

…………

红蓝双芒忽明忽暗,众人察觉脚底的地面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不断有山石碎砾滚落,大家都东倒西晃地躲避着,好不狼狈。

蓝忘机猛地抬头,魏无羡和蓝启仁的气息都开始不稳,两人间的平衡即将被打破!

蓝忘机解下忘机琴,冰蓝的光芒盛起,右手当心一划,心口的血漫涌而出,浸透雪衫,染尽双手,又滴满琴弦,十指一动,一段通透灵窍的曲子便倾泻而出!

六律铿锵间宫徵,伶伦写入梧桐尾。七条瘦玉叩寒星,万派流泉哭纤指。空山雨脚随云起,古木灯青啸山鬼。

将一切收入眼底的蓝曦臣大惊失色,飞奔向前,却被气障弹开,跌落在地,只能放声疾呼:“忘机!快停下来!!”

其他人见从来都彬彬有礼温柔款款不徐不疾的蓝宗主焦急至此,立刻明白了蓝忘机一定在做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

随着琴声越来越激昂,整座山开始停止晃动,雷雨骤停,乌云迅速向两边散开,耀眼的阳光瞬间刺得所有人睁不开眼睛,待再看向对面时,魏无羡和蓝启仁竟然已经分开,而双方仅是咳了几口血,并无大碍。

蓝曦臣发出绝望的嘶吼:“不要——!!!”

众人这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蓝忘机将金丹从体内逼出,再以心头血加持忘机琴的威力,以金丹之力硬生生地洗净魏无羡的心魔,镇压住了乱葬岗上的数万恶鬼!!!

一曲毕,蓝忘机脱力倒地。蓝启仁冲上前去扶起蓝忘机,红着眼睛语带哽咽:“傻孩子!你怎么能这么傻!!!”

蓝忘机看着蓝启仁,语带乞求:“叔父,魏婴的心魔已被我除去,以后他不会再失控滥杀无辜了,之前他犯下的罪孽由我来还,你们放过他好不好?”

魏无羡呆呆地跪在蓝忘机身边,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茫然失措地说:“蓝湛,我并不知道你原来……蓝湛,我错了,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不要你替我偿还……”

蓝忘机吃力地转过头,深深地看着魏无羡,苍白无力笑了笑,如冰雪初融,却一碰即碎,声音越来越低:“我对你说过的话,每一句都记得……”

蓝忘机动了动手指,似乎想抚摸一下眼前人的脸庞。他第一次说出了那四个字:“我心悦你……”

魏无羡握着的手倏然滑下,手心的血在腐黑的土地上绽放成妖冶的花朵……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

1.这一章是我脑补了很久的一个情节,如果WiFi狂性大发,汪叽在爱情和亲情、感性与理性之间会怎么选呢?!

2.有没有发现这一章很长?!摸着你们的良心说该不该给我点赞?!

3.莫名其妙又写了好多乱七八糟的话……抱山散人下章一定出现,我在酝酿高贵冷艳惊天地泣鬼神的出场方式。。。。

4.下章有美人梨花带雨哦~

评论(25)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