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人生若知如初见(八)(羡羡恢复美貌的文)

这是一篇羡羡回归原来丰神俊朗美貌排名第四的身体后,跟夫君蓝忘机一起吃饭睡觉打怪兽、顺便助攻各cp的故事。

———————————————————

“阿婴——!”蓝忘机猛地坐起身,脑袋仿佛被千斤之锤狠狠砸过一般的疼,抬手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竹舍的木床上,自己的外套靴子已经好好地重新穿在身上了,忘机琴和避尘就在手边,膝盖和额头还在隐隐作痛。

屋外一阵荡人心魄的乐声传来。

松尘苍古,旷远幽谧。

便是蓝家这般以乐战立世的百年仙门,也不曾有人能奏出如此天籁。

蓝忘机循着乐声绕到竹舍后方,一道瀑布从山间坠下,既不磅礴汹涌盛气凌人,也不婉约小气默然无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水容百川而不溢,水坠九霄而不惊,隐隐深潭而不怒。

七色彩虹横亘于水潭之上,雾气朦胧,仙鹤戏水,碧莲摇曳。

一名女子坐于瀑布水潭之前,白衣如三重雪落、九层云叠,衣袂蹁跹似银蝶舞翅,素指纤纤,信手轻弹,手上箜篌银光浮动,玉珠叩盘,清灵的曲调随风流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便是九天玄音,亦不过如此。

蓝忘机静静站着,待一曲奏毕,才躬身行礼:“晚辈姑苏蓝忘机,见过抱山前辈。”

抱山散人空灵轻柔的声音传来:“你既能自由行走,便回去吧。”

蓝忘机不为所动,说:“前辈不是已经答应了忘机的请求吗?”

“我何时答应过?”

“前辈让忘机能醒来站在这里说话,而不是晕倒在山下,可见是忘机在幻境中通过了前辈的考验,前辈愿意给忘机一个机会。”

眼前景物有一瞬间的晃动,再定睛时,白衣女子已出现在了看蓝忘机面前。

面若桃李,却银丝万千,鹤发童颜。抬眼间悲悯万物,心怀众生,宝相庄严,自是一番仙风道骨,遗世独立。

抱山散人道:“你可知,我早有言在先,凡落霞山子弟入世,皆终身不得回山,此时便是藏色有难到此,我也只能让她应劫,更何况魏婴只是藏色之子,与我并无半分之缘。每个人都有上苍注定的命数,该来的躲不掉。”

蓝忘机看着抱山散人的眼睛:“可是我不信天,更不信命。”

魏婴,我不信天,不信命,我只相信你……

“你信与不信,与我无关。若我不救,你当如何?”

蓝忘机摇摇头,说:“您不会不救的,否则今天也不会造出如此幻境来试探我。”顿了顿,蓝忘机又说到:“上穷碧落下黄泉,魂飞魄散也好,灰飞烟灭也罢,魏婴在哪里,我便在哪里,魏婴怎样,我便怎样。”

良久,抱山散人长叹一声:“终究我还是逃不过这红尘俗世……”

竹舍内,箜篌声如春风和煦,暖泉轻流。

蓝忘机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四散的魂魄一点一点地聚集、合拢,渐渐变成了一团白光,感觉仿佛自己全身的魂魄也跟着回来了似的。

他不敢相象魏无羡要是真的魂飞魄散了该怎么办。魂飞魄散,这个人在世界上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了,再怎么等也不可能等得回来了……

聚魂结束,抱山散人起身离开,关门前提醒蓝忘机,道:“你可以奏一曲他熟悉的曲子,帮他的魂魄找回意识。”

蓝忘机拿过忘机琴,七弦轻拨,弹的端的是当初在大梵山他认出魏无羡的那首曲子!

眼前的白光静静地呆了一会儿,终于缓缓地飘了过来,化作一条光带,缠绕在蓝忘机身上,不断盘旋,一如魏无羡平时爱从背后抱着他的样子。

蓝忘机缓缓伸出手去,想要碰一碰那道光,却在即将触摸到时立刻收回手,像是害怕又不小心将魂魄碰碎了一样。

“阿婴……”蓝忘机只得虚虚地将手放在白光上,隔着空气轻轻抚摸着,喃喃呼唤时,却悄悄红了眼眶。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得到之后再失去更残忍的事了。

从前的十三年,以为自己只是一味的单相思,不曾得到,便只是一味的心痛。

可谁能料想,一朝食髓知味,竟这般割舍不下。两人互诉衷肠以后,蓝忘机每天看着魏无羡嘻哈顽劣,看着他耍小聪明逗弄思追那一帮小孩子笑得牙不见眼,每天都能感受到牢牢握在掌心的温度,还有每晚都能拥在怀里的心跳,只觉得越来越上瘾,不可自拔。

这一次的生离死别,蓝忘机几乎就要跟着一起魂飞魄散,之前一直疲于求助,也不曾敢细想,所有情绪都压抑在心里。可如今希望就放在眼前,心下一松,蓝忘机心里的苦涩越积越深,眼眶越来越酸胀,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牙咬得再紧,还是有什么东西砸在地上了,碎了满地的晶莹。

白色的光带缓缓缠上蓝忘机的眼睛,就像亲吻一样,温柔地盘旋。

蓝忘机感受着眼上的安慰,咬咬牙,说:“魏婴,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

———————请投票!————————

一、这一章只是过渡,照例很渣,没多少内容,然后为了满足我的恶趣味,让二哥哥梨花带雨了一把,不过我真没写出感觉,不够美!最后一句话是屠戮玄武洞二哥哥说过的原话。

二、抱山散人我尽力了……太痛苦了。

三、投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投票!!!投票!!
1.羡羡正常恢复,变成死之前二十多岁的成熟青年。
2.我的个人恶趣味,,像让羡羡变成十七八岁的青涩少年,,,那时候还没完全成熟,,有一点点稚气,有一点点青涩,身量未成,还比汪叽矮一大截,一歪头就能靠肩膀上那种!!!但是不小白!!内心依然强大依然老腊肉!!!只是外表变了!!年上啦!年龄差啦!!身高差啦!攻宠受啦!孩子气啦!!!简直直戳我死穴好吗?!
其实二十出头和十七八岁貌似差别也不大?!
回复编号就好!!

康桑思密达!!

一定投票!很重要!

评论(11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