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忘羡二三事(一)(发糖啦~)

一、现世安稳

    天空一碧如洗,像一块澄净的蓝玉镶嵌在头顶,微风和煦,吹来一阵阵的花香,草地上干干软软的,周围几十团白色的绒团斯文地跳跃着。

    魏无羡靠着草坪上最大的一棵树坐着,双手叠在脑后,嘴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条腿平放,另一条腿曲起,左右摇摇晃晃,好不惬意。他眯起眼睛看着圆乎乎的兔子,不禁感叹道:”云深不知处果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好山好水好家教,连兔子都这般文雅矜持!“

    转眼又想起自己以前在这里求学时折腾得鸡飞狗跳被蓝启仁日日追杀的时候,那时的蓝湛最可爱了,根本经不起撩拨,一点就炸,哪里像现在这般不好糊弄······于是又感叹一句:”老古板教出来小古板,蓝湛啊蓝湛,你要是没有遇到我,人生该多么的无趣啊!“

   春风轻拂,暖日洋洋,于是魏无羡感慨着感慨着,就头一歪地睡着了。阳光透过交错的枝桠在他脸上撒下斑驳的光影,清风拂过,那些光影便一摇一晃。魏无羡像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嘴角微微上扬,连闭着的眼睛都仿佛弯了起来,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

    蓝忘机给弟子们授完课后,找到魏无羡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安谧的景象。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蓝忘机放轻了本就悄无声息的步伐慢慢走近,在人面前蹲了下来,静静地用目光描摹了几遍这人的轮廓,伸手轻轻将他额前散落的头发拨到耳后,又把他叼在嘴巴里的狗尾巴草拿掉,用袖子轻轻擦去嘴角的口水。蓝忘机把魏无羡的头靠在自己怀里,一手环过他的背,一手捞起膝弯,动作无比轻柔地将人打横抱起,缓缓地向静室走去。

    蓝思追路过看到两人这幅亲密的样子早见怪不怪,蓝景仪则撇撇嘴心道这人又在耍花样了。两个小辈弯腰行礼正要开口,却见他们冷若冰霜的含光君摇了摇头,便又悻悻地闭上了嘴,眼睁睁看着含光君走远。

    蓝忘机低头看着怀里的黑衣青年,微不可察地扬了扬嘴角。

    传说中笛驱千鬼、声御万魂、令阴阳两道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正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的臂弯里,恬然静谧如同婴孩。

    回到静室,蓝忘机温柔地将人放在床上,把枕头垫在他头下,双手置于身测,摆成标准的蓝氏睡姿,又把被子拉倒肩头,掖好。

    又看了一会儿,担心魏无羡醒了会饿,蓝忘机转身离开想去拿点点心,便错过了床上青年嘴角越来越大弧度······

——————————————————————————————

最近卡文了···非常痛苦,又吞了好多刀子,所以先发点糖!

本宝宝专业捅刀二十年,不擅于发糖,所以······我尽力了

我发现每次我写的甜文热度都很低,大家都不喜欢吃我发的糖么,,,那我再酝酿几吨刀子好了,保证一刀一个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的大洞····话说我还没虐过羡羡呢······绝对不是威胁

请大家多留言多点赞,,思密达~

多评论让我知道的的糖质量问题出在哪里好吗?   ๑•́₃•̀2伐开心

评论(2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