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人生若只如初见(九)(羡羡恢复美貌的文)

这是一篇羡羡回归原来丰神俊朗美貌排名第四的身体后,跟夫君蓝忘机一起吃饭睡觉打怪兽、顺便助攻各cp的故事。

———————————————————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向竹窗外望去,落霞山景色令人叹为观止。

可负责接引的女弟子却觉得含光君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并不是在欣赏美景。

女弟子为蓝忘机斟满茶后,低低地唤了一声:“含光君?”

蓝忘机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目光不知飘到了哪里,没有任何反应。

女弟子只得咳了两声,再次唤到:“含光君!”

蓝忘机目光一闪,这才敛神收心,意识到刚刚有些失礼,应声:“何事?”

女弟子笑了笑:“含光君不必忧心,师尊说她有三分把握成功,还请含光君在此耐心等待。”

蓝忘机按捺下心里的浮躁,拼命忍住冲到抱山散人施法的禅室里去的冲动。

前些天抱山散人解释,魏无羡的的魂魄已全,却没有合适的肉体。他自己的身体早在十多年前便被千万厉鬼撕成齑粉,莫玄羽的身体也已经腐烂消蚀。眼下无论是让魏无羡夺舍还被献舍,先不论是否伤天害理、魏无羡本人愿不愿意、蓝忘机和抱山散人愿不愿意、可不可行,便是侥幸成功了,也只是重蹈覆辙而已。

蓝忘机闭了闭眼,脑海里闪过之前跟抱山散人的对话。

抱山散人说:“只有凡人才需要肉体。”

蓝忘机理解到话中的含义后像是被天雷劈了一把,向来冷若冰霜的脸上出现了裂痕,震惊到无以复加,不确定地问到:“前辈……是何意?”

抱山散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又缓缓开口:“避尘剑,剑灵。”

这五个字传到蓝忘机耳里,像是钢针密密麻麻地在他脑袋里搅了一圈,头尖锐地疼了起来,甚至让他忘了呼吸。

避尘是不轻易出世的奇剑,可吸收天灵地蕴,也只有这种剑,能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修出剑灵。剑灵非仙非妖非人,乃是自然孕育的精灵,宿于剑身,听命剑主,除非主殁剑销,否则不老不死。

让魏无羡成为剑灵,乍听无害,蓝忘机却不由得担心起来。

他知道魏无羡其实是很享受凡人的生活的,他记得魏无羡曾经说过,凡人的生老病死、饥寒伤痛,都是一种经历,证明自己在五彩斑斓的尘世走过一遭。

可是蓝忘机已经没有选择了,哪怕只有三成把握。好不容易,他才把人抓在手里,人一旦食髓知味,就会变得贪心起来。就连无欲无求的含光君也起了贪念,他想把魏无羡的笑望穿心底,想把他的眼神刻进瞳孔,想和他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若是不幸失败,魏婴魂飞魄散,大不了……

蓝忘机正在走神,却蓦然感觉到禅室的结界消失——施法结束了。

蓝忘机立刻走向禅室,衣角带起的风猎猎作响。

待走到禅室前,蓝忘机却猛地停住脚步。跟在身后的女弟子不解地问:“含光君不进去吗?”

蓝忘机绷紧了额角,目光恨不得把门板烧穿似的,却始终不曾进去。

近乡情怯。

含光君从来敢做敢当,不曾逃避怯懦过。唯有对魏无羡,他实在是怕了。

怕进去后连魂魄都看不见,怕最终还是一场空。

蓝忘机垂下眼眸心内正天人交战,竹门却吱呀一声开了,抱山散人走了出来,神色似有疲累,却依旧清风傲骨,遗世独立。蓝忘机立刻绷直了背脊,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抱山散人点点头,说:“进去吧。”

蓝忘机心里涌上一阵狂喜,似乎全身的血液都疯狂流动了起来,连心脏也变得滚烫,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喉头,眼眶也火辣辣地疼。

蓝忘机再也忍不住,身影一闪便到了床边。

待看清了床上的人以后,蓝忘机刚刚疯狂流淌的血液又瞬间凝固了,即将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又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蓝忘机伸手捏了捏鼻梁,使劲闭了闭眼,再集中精神望床上看去,还是那样,没有眼花。蓝忘机又立刻在房内巡视了一圈,确定了这屋里除了床上的没有其他人。蓝忘机立刻在心里凌乱了。

因为床上只躺着一个呼呼大睡、圆头圆脑的婴儿。

跟在后面的女弟子语带笑意地说到:“师尊说了,外力强行催化的剑灵和自身孕育的剑灵自然不同,少了自行吸收天地灵气的步骤,所以魏公子只能以婴儿的形态出现,再行修炼……”

蓝忘机觉得饶是自己承受力惊人,这一天经历了担忧至极——心慌不已——恐慌情怯——欣喜若狂——惊疑不定,也有些承受不来。

女弟子看着蓝忘机僵硬的脸,怀疑他深受打击,也是,深爱的人突然变成了婴儿,任谁也手足无措。于是她甚为好心地补全了话:“不过含光君你别担心,师尊说魏公子最多三个月就可以恢复他前世青年的模样,他的心智记忆也都会逐渐恢复。”

蓝忘机依然看着面前的婴儿出神,不知有没有听进去。

面前粉琢玉雕的婴儿,手臂腿脚跟莲藕一般胖嘟嘟白生生的,粉嫩嫩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出魏无羡的影子。

蓝忘机的心彻底地融化了,柔软得一塌糊涂。他轻轻地伸出双手,刚把婴儿抱起来,却听到“哇——”的一阵啼哭。

蓝忘机立刻不敢动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女弟子摸摸鼻子,提醒到:“含光君,抱孩子不需要双手伸得笔直地举着,他会不舒服……”

“含光君,他的头再后仰就要掉地上了,你可以用手托一托。”

“含光君,你力道轻一点魏公子的手臂都青了。”

“诶诶诶含光君,你怎么把魏公子丢地上了……”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将险些跌在地上的婴儿抄在怀里,解释了一下:“手滑……”

———————————————————

原谅这一章我卡了好久。对不起大家

上一章的投票势均力敌啊!我也想要软萌羡羡,也想要颜值巅峰的羡羡,于是我想了一个聪明到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情节,干脆让羡羡从0岁长到20多岁,这样每个人都能满足了,让汪叽当一回奶爸,养成神马的,想想都萌到不行。

后面就发糖啦!!评论越多,发糖越多哦!!

评论(81)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