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云深不知处

如故(改剧版结局he)

      忍了两天,还是忍不下对剧版结局的这口恶气,想自己改编一个he。原著小说背景,剧版结局改编,最后有小甜饼,不喜勿喷。
   
      沈巍喜欢赵云澜,没有人知道。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那时候的小鬼王还懵懵懂懂,对这个世间一无所知,他只是觉得,这个人身着青衫风吹袂飘的样子真好看,就像邓林清晨的第一阵春风拂过那千年湖泊,心里有什么东西像涟漪一样一圈一圈荡漾开来。鬼族的本欲就是占有和自私,小鬼王想把眼前这个人敲晕了藏起来,只让自己一个人可以看见,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好像……打不过他……于是,便亦步亦趋地跟着昆仑君,成了他身后的小尾巴。
       他们一起看满天星辰在夜幕中闪耀着亘古的光芒,也一起看天破之后,洪水从黑洞中倾盆而下,一泻千里;他们一起看格桑花开遍漫山,金乌把昆仑终年雪白的山顶染得暖黄,也一起看地面的大火延绵千里,燎遍人间;他们一起看三界生灵繁衍生息,也一起看六道战火纷乱,血流成河。不见诸天神佛化解苦难,人间便连恨,都成了信仰。(①)这一切在小鬼王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只要跟昆仑君在一起,什么都是好的,他也更没有想过,有一天昆仑君会丢下他,这一走,就是一万年。
         一万年,小鬼王走过无数的地方,每个地方都有昆仑的影子。天边的云是他,吹过耳畔的风是他,江水浪来浪去,朵朵浪花是他,看漫山遍野,漫野山花都是他。(②)当年懵懂的小鬼王,变成了斩魂使,上到三十三重天,下到十八层幽冥,神鬼退让,无人不惧。他以为他已经拥有了守护心尖上的人的能力,却低估了夜尊的丧心病狂。
        到最后,在夜尊肚子里,沈巍终于把冰锥穿透自己心脏的时候,恍然间有了一种自己终于能够配得上他的感觉,蚀骨之伤,穿心之痛,都无所谓,……只要赵云澜安然无恙。沈巍不是什么救世主大圣人,也没有怜悯苍生维护正义的责任感,他的心很小,小到从来都只装得下赵云澜一个人,从来也只为了赵云澜一个人。可惜了,到最终自己也没来得及表明心迹,沈巍喜欢赵云澜,没有人知道。
        然而终究,这一切终究白费了。
        赵云澜还是死了,以这样一种惨烈的方式─没有恢复昆仑君的力量,他只能身祭镇魂灯,生生世世,烈焰焚身,不得解脱。沈巍在一片虚无混沌中再见到赵云澜的灵魂的时候,自己千万年的求而不得、撕裂灵魂般的痛彻心扉,只化作了一个赌约─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了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可以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四圣器救赎了整个个世间,却唯独救赎不了你我两个,只留下了一个必输之赌。一个被禁锢于镇魂灯内,生生世世烈焰焚身不得轮回,一个大煞无魂之人,死过便是魂飞魄散,消散于三界,之前那一眼,便已是望穿了这一生。
        

        龙城一进入夏天就格外的热,赵云澜喜欢把空调开得特别低,沈巍多次劝说这样对身体不好,可是都被某个人当耳边风了,也只好由着他。半夜赵云澜又踢掉了被子,自己冷得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地向身旁的热源靠去,沈巍睡得极浅,一下子被惊醒,无奈地从地上捡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把空调调温度调高了点,给赵云澜严严实实地扎紧被角,又把人往怀里揽了揽,半晌,才低头轻轻地在他额头上吻了吻,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赵云澜是在一阵粥香里醒来的。他极没有形象地伸了个懒腰,顶着一头鸡窝,眼睛都没睁开,凭着堪比大庆的嗅觉,光着脚就顺着香味找到了厨房,像一个一百多斤的孩子一样,从背后挂在沈巍身上,头埋进他颈窝里,嘟嘟囔囔地抱怨:“沈巍你昨晚是不是把空调调高了,热死了。”沈巍笑了笑,低着头继续搅弄着锅里的粥,用手肘向后推他:“先去洗漱,马上饭就好了。”赵云澜继续无赖:“不,宝贝儿,你得赔偿我,你知道昨晚我都热得都做噩梦了吗?我梦到我在祭灯被火烧……”话语戛然而止,赵云澜立刻清醒了,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小心翼翼地抬眼望向沈巍,果然,沈巍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没有人想再回忆起当初两人共同赴死的那一段经历,那是连午夜梦回都撕心裂肺的疼,像是烫在灵魂上的烙印,一牵扯便是撕心裂肺。
        良久,沈巍没有说话,默默地关了火,拿碗舀粥,赵云澜立即讨好地上去帮忙,要是他身后有尾巴的话,恐怕已经都已经摇断了,嘴里还不忘甜言蜜语地哄沈巍:“别这样嘛宝贝儿,我赵云澜运气一直很好的,大难不死逢凶化吉,还收获了这么一个贤良淑德貌美如花的老婆……”
         当初,是夜尊解开了所有的心结,用自己堵住了那道可以毁灭所有人的裂缝。他终究还是那个与哥哥相依为命的小孩,期待着哥哥能够再看他一眼。刺进沈巍心脏的冰锥并没有输入夜尊全部的能量,纵然他当时再恨再疯狂,也始终还是不舍这与自己相连的唯一血脉。沈巍当时利用圣器与赵云澜链接共享生命,两人都是一半黑能量一半人类的能量,沈巍的黑能量用以自爆,赵云澜的黑能量用以燃烧镇魂灯,两个最终靠着自己身上人类的能量阴差阳错地活了下来,没有了其他纷扰,像最普通的人那样生活着。
         沈巍看着赵云澜讨好的样子,不由地想起了特调处的小米要骨头时的情景,成功地被逗笑了:“好了,吃饭。”赵云澜立刻扑上去一顿猛亲。于是沈巍同志立刻开始了反省,赵云澜怎么会像小米那种萨摩耶呢,他分明就是一只狼,还是大尾巴狼……
         下午沈巍有课,放学后被一群女学生缠得脱不开身,她们总是喜欢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调戏,哦不,请教她们斯文温柔的沈教授。楼下响起一阵轰隆隆的摩托声,突兀地打破静谧的校园,学生纷纷侧目,责怪的目光却在看到从这骚包的哈雷摩托上下来的人时,变成了……花痴。
         沈巍听到楼下一阵惊呼,果然很快,赵云澜就出现在了教室门口,穿着骚包的风衣,蹬着骚包的靴子,还双手抱臂倚在门口拗了一个骚包的造型,嘴里明明叼着棒棒糖,硬是做出了一副叼着烟的样子。沈巍勾勾嘴角,说到:“你一定要这么高调吗?”然后发现原本围着自己的女学生们的目光全部都跑到赵云澜那里去了,沈巍:“…………”赵大流氓痞痞地走过来,拨开人群,揽着沈巍的肩就往外带,毫无诚意地对周围学生道歉:“同学们,不好意思了哈,你们沈教授有事要先走了,回聊!”难得一次见到两大不同类型的帅哥同屏,女孩儿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我们问题还没问完呢,沈教授可以多耽误一会儿吗?”赵云澜干脆地回答:“不行!他要忙着回去给我做饭洗衣服!”沈巍:“…………”
         直到两人走到楼下,才听到刚刚教室里爆出一阵尖叫:“啊啊啊啊啊!!我圆满了……”沈巍扶了扶眼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是我没教好,惭愧惭愧。”赵云澜:“宝贝儿能麻烦你别这么白莲花吗?上车,老公带你兜风!”
        校园里微风正好,一如当年在邓林初遇之时。沈巍看向身边的人,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轰隆隆的摩托声夹杂着身后若隐若现的尖叫,格桑花开在林荫路两旁格外好看,特调处众人打来电话抱怨领导又重色亲友地翘班。
         赵云澜喜欢沈巍,全世界都知道。

说明:
1.沈巍喜欢赵云澜,没有人知道。赵云澜喜欢沈巍,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是借用了《橘生淮南》的台词哈。
2.①出自图大微博
3.②出自灵魂摆渡台词。
4. 求评论求点赞求小心心。

评论(2)

热度(49)

  1. 曲终人不散回首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